菜單導航

故鄉的老井

作者:?齊天大圣 發布時間:?2019年10月10日 12:00:00

  陽原的東邊有個由幾個小自然村組成的小山村叫泥河灣。據老年人講,我們居住的這片兒原來在外灣,后來移到天主堂的西南,就是現的西灣,天主堂那片兒叫里灣。泥河灣四面環山,桑干河從村前流過,村后是濕地雜草溝,全村的土地灌溉,牲畜用水還是要靠這兩處水源。而生活用水主要靠村中間的一口老井。

  打我記事起就記得老井的水質很好,很清冽,如同泉水,回味甘甜。夏天拿一個空酒瓶兒裝滿井水,帶到學校讀書,路上口干時好喝,比如今的冷飲還香。

  那時,為了保持水質,每年開春兒,村里人你出一個雞蛋,他出一兩毛錢,湊個十元八元的買上幾塊豆腐干,兩瓶老龍潭交給村里的兩個壯勞力,把井水抽干,陶一次淤泥,維修一下井口和路面,這樣一來無論有多干旱都是常年不干。清晨和傍晚擔水的人很多,很熱鬧。拉家常,講故事,嬉笑打鬧,一片生機。人們基本上每天都要在井邊見面,有的情侶,也利用擔水的機會悄悄地說上幾句話,膽大的還可以趁沒人時拉拉手。天旱的時候,擔水的人雖多,但是井然有序。那時,父親每天放工后或者一大早都要去擔水,滿足一天一家人和家禽的用水。十三四時,我試著擔水,別的伙伴用小桶,我家沒小桶,就用大桶擔半桶水,由于自己力氣小,搖搖晃晃四百多米,到家時就更少了。最難的是站在井臺上提水,四五米深的井邊一站就腿軟。后來村里人大多生活條件好了,家家戶戶都有了井,按個小泵方便多了,老井基本上都不用了。

  前兩年村里擴大了蔬菜種植規模,水位下降,很多家里的水不夠用了,老人們又想起了那口老井。政府出資村民出力,深挖了老井,清澈的深井水源源不斷地冒了出來。老井又成了全村人的驕傲,哪家來了親戚,都很自豪地向遠方的親戚介紹這口老井,讓他們嘗嘗這口老井的水,沒有人不稱贊它甘甜的。好久沒回故鄉了,真思念故鄉的一草一木,思念那口老井。

  這次回家,看到了故鄉在變化,井旁少了熱鬧,擔水的人都漸漸老了,父親老了,我已經輕松地挑起一擔水,站在井旁,情不自禁地撲下身子,用雙手捧起一口井水喝了起來,還是那樣的甘甜。我感慨萬千,歲月已在井邊滑落,井水依然甘甜。出村時,正遇上前來指導工作的化稍營鎮郭書記,說起老井郭書記有一肚子的話:老井見證了泥河灣的人世滄桑,養育了全村的幾十戶人,現在公路也修通了,正在規劃安裝自來水,讓全村的人在家就能吃上這口老井的水,到時候我們農村不比城市生活差啊。

  泥河灣和泥河灣的老井,有我童年幸福的時光,是我夢開始的地方,我祝愿老井永遠甘甜,父老鄉親幸福長壽,祝愿家鄉更加美麗!

上一篇:做個小城詩人

下一篇:沒有了

我屬于故鄉遺失的一代。祖輩童年于顛沛流離、朝不保夕的歲月里落戶申城,躺在公共租界貧民窟里的夜晚,興許還會想起遠在淮北的故鄉,可于我而言,除了從小到大拿到的各類身份
2019年10月10日 04:00:00??齊天大圣
它大概發源于遠處的山谷,或許它的祖宗更遠,目力不及,只能做虛妄的猜想。 它一路歡暢跌宕,來到村口,已是有些氣勢的河了。 提起故鄉的河,母親總是神色黯然。 河流在對面的
2019年10月09日 21:00:00??齊天大圣
1 響臘月,鬧正月。 臘月的一聲爆竹,倏然炸開塵封的記憶,故鄉的年味一如奔瀉的潮水,洶涌漫過比腳步更遠的路,裹挾著思念和感動,強悍在心頭登陸。 故鄉,不是地球儀上的符號
2019年10月08日 12:00:00??齊天大圣
夢里故鄉,有青山綠水,翠竹環抱,一泓碧波,繞村流過,映著岸邊的綠樹繁花,粉墻黛瓦,仿若枕著漣漪,輕輕搖晃 夢里故鄉,有麥黃秧綠,瓜果飄香。稻田里的黃鱔、田螺;麥地里
2019年10月07日 20:00:00??齊天大圣
微信掃描關注
腾发会官网 诚信为本 - 腾博官网怎么进不去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