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單導航

從悲劇到喜劇

作者:?齊天大圣 發布時間:?2019年10月10日 12:00:00

  其實,我這個年齡不適合探討這樣的問題,我覺的這樣的問題應該是柏拉圖跟他的老師討論的,應該是孔子跟老子討論的,是一切有大德修為令人敬仰的人討論的。而且,我甚至設想他們之間真的進行過這樣的對話。孔子挺直身板和藹的說“喜劇就是平天下,悲劇就是連修身都沒有做到”,老子一定微瞇這他本來就不大的眼睛,微曲食指說“喜劇就是做到道法自然,悲劇就是連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”。

  作者:一念之間

  我今天討論這個問題,深知自不量力。有一天,一個多年的老朋友問我什么是喜劇,什么是悲劇,我當時啞然,因為,我似乎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。我覺的我不能愧對了我那同學,更不能愧對了這一有意義的問題,所以,我吃飯的時候想,睡覺的時候想,在井下幾百米深的采煤工作面想,總算小有心得。

  就我接觸的史料和文獻而言,就身邊發生的各種事件而言,我總結了一句話,悲劇的種子往往結出喜劇的花朵!悲劇跟喜劇實則是同氣連枝的一種現象!

  比如,歷史上那個被貶來貶去的蘇軾,其實他大多數優秀的作品都是在貶來貶去的坎坷途中寫的。中國歷史上做大官的多了去了,中國政績顯著的大官也多了去了,然而,婦乳皆知街頭相聞的也就那么幾個,海瑞,包青天,狄仁杰。可以想象,如果蘇軾一生青云直上,接履蟾宮,后世文學經典必少了一朵奇葩!其父蘇洵,其弟蘇轍也是了不起的大文豪,唐宋八大家,蘇家獨占仨。然,就傳世經典而言,蘇軾超過了蘇洵跟蘇轍的總和,我們提起三蘇,多少人會記得他們都做過什么官職?唯記得他們那些膾炙人口的詩句華章“月出于東山之上,而徘徊于斗牛之間”,“縱一韋之所如,凌萬頃之茫然”,浪漫的蘇軾,在最不得意的時刻,吟唱出最美的華章!我們不會因為多了一個清官,多了一個好官就忘乎所以,讀蘇軾的佳作,忘乎所以幾乎成為稍有文學修養的人的一種共性!也許,幾百年前的蘇軾并沒有料到這些,他正為前途堪憂,只好通過詩篇來寄托自己的哀愁,轉移自己的注意力,他這一不小心的轉移,竟成了后輩無法攀登的高峰!

  我還記得大明朝的王陽明。日本有個漢學家叫東鄉平八郎,他的胸前掛著一個小胸牌,你當胸牌上寫的什么?“一生腑首拜陽明”,王陽明的知名度可見一般。然而,我那一圈子朋友卻鮮有人知道王陽明,有人說,王陽明是墻內開花,墻外香,我覺的未必!你不知道毛主席,周總理都讀王陽明,你也不知道,蔣介石退守臺灣時把自己宮邸所在的山改名為“陽明山”。

  歷史給王陽明開了個大玩笑,一時間,他成了要革去對象,他的思想被打上糟粕的烙印!以致現在關于王陽明的著作很少,只有南懷瑾的《王陽明九九方略》在市面上流通較廣。這個曾經被寂寞包圍的失意哲學家,再次失意!

  王陽明被貶龍場的時候,是他人生最為悲劇的時光,龍場是什么地方?是貴州一個偏僻的小地方,瘟疫橫行,障氣彌漫,民風彪悍。我們的王陽明還差點死在那里,他極其浪漫的給自己準備一口棺材,吃過飯就躺在里面等死。奸人當道,朝綱混亂,偌大的朝堂竟無他的安身之地,他,被遺棄,被放逐,被朝廷忘卻。這個歷史上最黑暗的時光,王陽明也被疾病困擾,障氣讓他難受的喘不過氣,疾病漸漸讓他忘卻曾經惦記著的朝廷,他開始思考人生的大問題,也正是他的思考,在最腐敗的年代,飄溢出一縷奇特的芳香。

  “致良知”,他說,他完全否定了宋代以來的程朱理學,否定了先知后行的理學傳統理念,強調知行合一,“無善無惡心之體,有善有惡意之動,知善知惡是良知,為善去惡是格物”,到了晚年,他把自己的思想總結為這四句話。今天,我們本著實踐是檢測真理的唯一標準的時候,有沒有想到,這曾經跟那個在龍場悟道的王陽明息息相關!

  王陽明終于被朝廷記起。那時候國家發生了叛變,大臣束手無策,于是有人舉薦王陽明,王陽明只用了三十五天就平定了叛亂。我們回憶一下歷史對王陽明的評價,“王陽明是我國明代著名的哲學家、思想家、政治家和軍事家,是朱熹后的另一位大儒,官至南京兵部尚書、南京都察院左都御史,因平定宸濠之亂等軍功而被封為新建伯,隆慶年間追封侯爵。”心學“流派最重要的大師,陸王心學之集大成者,非但精通儒家、佛家、道家學說,而且能夠統軍征戰,是中國歷史上罕見的全能大儒。封”先儒“,奉祀孔廟東廡第58位。王陽明不僅是宋明心學的集大成者,一生事功也是赫赫有名,故稱之為”真三不朽“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再次有立言,雖久不廢,此之謂三不朽”。這所有的一切,都是龍場悟道之后得到的,有時候,王陽明真該去感謝那場厄運,去感謝宦官劉瑾。

  五十六歲王陽明辭官在家鄉講學,他的學生大多也出類拔萃,徐階,張居正,海瑞,陶行知等,名揚海外!歷史上王陽明也并沒有放過劉瑾,終于,劉瑾被王陽明的學生徐階所殺。到了今天,全世界都在研究王陽明的著作。特此,我希望,我那些朋友也多讀讀王陽明。

  有時候曾想,當我們站在歷史的高度去看待一件事情的時候,我們不一定總會憐憫那些被排擠被打壓的仕人,甚至會為此感到慶幸,慶幸歷史終于給了這些天才一段百無聊賴的時光,讓他們開始思考更為重要的東西,讓他們騰出時間,騰出雙手為后世留下點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  當然,當我回答我那個朋友的問題的時候,我不可能給他講這么多文獻上的事情,畢竟太遙遠,畢竟看上去有點賣弄史料。我只好用更簡單的語句來回答他,我說悲劇跟喜劇是同一個問題,悲劇的開始也往往是喜劇的開始,悲劇讓你失去的東西,你完全可以從另一個方向得到!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取決于你本身,你擁有變悲劇為喜劇的力量。

  朋友聽后不再言語,我卻想到了另外一句話,“悟道前,看山是山;悟道時,看山不是山;悟道后,看山還是山”,趁著這樣一個話題,我覺的我應該這樣去理解這句話。悟道前,總以為悲劇是莫大的不幸,你憤恨,你惱怒;悟道時,以為悲劇可以轉化為喜劇,只要去努力;悟道后,你不在關心事物的本身是悲劇還是喜劇,因為你知道悲劇其實就是喜劇!

  我用王陽明的一首詩結束此文,希望能夠給那個糾結悲劇還是喜劇的朋友一些安慰。

上一篇:故鄉的老井

下一篇:沒有了

微信掃描關注
腾发会官网 诚信为本 - 腾博官网怎么进不去了